首頁 » 直斥《武林外傳》是翻版,暗諷周星馳嘩眾取寵,李誠儒又犀利開嗆

直斥《武林外傳》是翻版,暗諷周星馳嘩眾取寵,李誠儒又犀利開嗆
2021/09/27
2021/09/27

因為懟郭敬明,李誠儒在步入老年後卻意外憑藉犀利重回觀眾焦點。開闢自己的新欄目《戲儒人生》後,李誠儒的犀利卻開始持續升級,稱陳可辛版的《甜蜜蜜》沒有記憶點,又不屑一顧地直指《武林外傳》就是港臺喜劇的翻版,言辭裡盡是不屑。

相較而言,李誠儒卻認定自己參演的《編輯部的故事》、《我愛我家》至今都無人超越。雖然他客串的這兩部作品的確算是經典之作,但是過于絕對的口氣還是惹來了爭議。

《武林外傳》真的不及《我愛我家》?

作為內地螢屏裡室內情景喜劇的鼻祖,《編輯部的故事》和《我愛我家》的播出雖然距離如今都快接近30年,但是宋丹丹、葛優等人的表演都深入人心,其中不少段落都時常還能成為網路熱點。

在國內的情景喜劇裡,15年前播出的《武林外傳》算是後起之秀,閆妮、姚晨、沙溢等一眾演員也因為這部作品走紅,用章回體的形式說了個無厘頭的故事,新的搞笑模式依然還在被不斷重播。

都是觀眾喜愛的經典情景喜劇,李誠儒卻認為前者是至今無法超越,而後者則是港臺喜劇作品的翻版。這種不屑的語氣著實讓人費解。

《編輯部的故事》、《我愛我家》中都曾有李誠儒的客串出演,這或許是他青春記憶的高光,但作為一名資深戲骨來聊喜劇,他的觀點就並不能表現出足夠的專業。

李誠儒因為犀利在年過六旬之後意外成為了娛樂圈的話題擔當,他能和郭敬明當面怒懟,也可以直斥劣質表演,可是也因為過度沉迷久遠年代的影視作品惹來陳凱歌的諷刺。

從影視作品受歡迎的程度來說,《編輯部的故事》、《我愛我家》到《武林外傳》都曾經引領過一個時代的熱門,形式、載體、內容甚至是年代都完全不同,只以個人喜好做評判準則,李誠儒貴為戲骨卻有失偏頗。其實,李誠儒的喜好也並非沒有來源,他早前的節目裡就曾直言陳可辛版《甜蜜蜜》除開張曼玉的表演留下印象,電影故事和情結都沒有記住,言辭裡多是不認同。而他說起擔任過男三號的《過把癮》,則認定趙寶剛把愛情拍得透徹。

《甜蜜蜜》和《過把癮》都是優秀的影視作品,可是在李誠儒的視角裡卻更多是一場自我情懷的宣洩。

如果說曾經演技類綜藝裡,李誠儒以「我」作為唯一視角直斥影視亂象自帶爽感,如今只以「我」為視角去恒定影視圈的優劣,作為資深演員,映射出了是有失公允,以及審美的單一和局限。

周星馳真的不值一提?

曾經是趙寶剛、馮小剛等導演御用的黃金綠葉,從小長在戲劇世家的李誠儒總能拿捏住導演們希望他展示出的京味,尤其是《大腕》裡的大段獨白,即使不是主角也讓人叫絕。

李誠儒總能拿捏住純正的老北京味道,這與他的耳濡目染密切相關,而他過于執迷單一的審美,也讓陳凱歌暗諷其不願意接受新鮮事物。說起近些年最喜歡的喜劇,李誠儒掐指一算,說出1997年的《有話好好說》,為姜文、張藝謀的表演而叫絕。這部戲距離如今已經24年,那年的張藝謀都還沒來得及拍《我的父親母親》,章子怡還在校園裡等待著成為「謀女郎」。

對于如今的喜劇,李誠儒也並不是不看,他也看過徐崢的各種囧主題,但是感慨其即便在《我不是藥神》有所突破,但也依然沒有跳脫出原本的框架。

而對于各類小品喜劇,李誠儒也認定這些都是學校裡的訓練作業,不能稱之為作品。

在他眼裡,更不值一提的是港臺的喜劇影視作品,通過誇張的表情和形體的放大來逗樂觀眾,這種無厘頭的方式讓他從不覺得可笑。

李誠儒更是指出「誇張來博得觀眾一笑,我認為這不應該算什麼喜劇」。

雖然李誠儒並未細說這類誇張的名單,可是作為港臺影視作品裡的喜劇代表,周星馳和吳孟達都因為這種看似誇張甚至有點荒誕的無厘頭方式成為了觀眾的記憶高光。李誠儒的這番話也被認定是隔空暗諷到了創立了無厘頭式喜劇風格的周星馳。

可是他一直強調喜劇需要幽默,需要會心一笑,卻從未看懂《大話西遊》到《功夫》背後,周星馳的無厘頭誇張喜劇風格裡道出了小人物的心酸與無奈,看似在笑,卻也總能戳中淚點,這也是喜劇。

然而,這些卻都被李誠儒簡單地歸類為誇張扭捏博觀眾一笑,這樣過度主觀的解讀並不算犀利,反倒映襯出了幾分審美狹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