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最懂我的人是你」,娛樂雙子星梁朝偉與周星馳紀事

「最懂我的人是你」,娛樂雙子星梁朝偉與周星馳紀事
2021/09/22
2021/09/22

娛樂圈中有這樣一種友情:「相識于微時,從不在鏡頭前展示友誼,但卻是最懂彼此的人,且有著相同的目標和信念」。

劉嘉玲說:「梁朝偉是天才,周星馳是怪才」。天才和怪才自然朋友不多,因為「曲高和寡」,很少有人能走進他們的內心,懂他們所想。

梁朝偉和周星馳是最懂彼此的朋友,相識于微時,從認識起他們就是一對親密無間的朋友。

兩人的童年經歷相似,家庭背景也差不多,兩人的偶像都是李小龍。作為同齡人,兩人有很多共同話題。其實梁朝偉10歲的時候父母就離了婚,那時候的梁朝偉性格是自卑且內向,而且非常敏感。

周星馳的父母是在他7歲時離的婚,母親帶著周星馳和姐姐,妹妹一起生活。梁朝偉15歲的時候就輟學了,而周星馳也是早早就開始在各行各業做著各種兼職工作。

兩人是通過周星馳的姐姐認識的,據說當時梁朝偉的朋友想追求周星馳的姐姐,就約周星馳姐姐出來,結果兩人都不好意思,就各帶一個「電燈泡」,就是梁朝偉和周星馳。兩個性格非常相似的人很快就熟悉起來,成為了最好的朋友。

梁朝偉回憶起兩人少年時的趣事時說,當年自己聽到周星馳的妹妹不良少年欺負,跑到周星馳家裡告訴他,周星馳非常生氣,約好那個小混混打一架。

周星馳帶著鐵棍就沖了出去,梁朝偉卻兩手空空沒有任何工具,路上樑朝偉越想越怕,到了那約定的地點,一直等,等到夕陽下山,對方一直都沒出現,梁朝偉才松了一口氣。

梁朝偉講到這段回憶時覺得當初的他們很好笑,但是那時只是少年的他膽小而又膽怯,即使再害怕也要和周星馳在一起共進退。這無疑不是少年時建立起的信念。

後來兩人還一起在街上賣過眼鏡和電器,一起打過暑期工。周星馳回憶那段時光說,「我做過幾份暑期工印象中最深刻的是那次去酒樓賣點心,月薪大約600港元。在酒樓打工什麼怪人都見過,反應不快就會被客人罵,所以一定要能言善辯和有禮貌。」

想必周星馳這段經歷太多深刻,對梁朝偉的影響至深,在梁朝偉早期演的那些市井油滑小人物都有著周星馳的影子。

朋友之間都會互相影響,梁朝偉被問及是何機緣進入娛樂圈。梁朝偉都會說都是因為某個人,他整日都在做著明星夢。

梁朝偉說這個話的時候都是邊笑邊說,眼睛也真的會出現「周星星」,因為他嘴中那個人就是周星馳。周星馳喜歡光影陸離的電影世界,他嚮往成為大螢幕中的一員。

當時香港影壇武俠片盛行,周星馳和梁朝偉都是武俠迷。周星馳攢錢買下了一台攝像機,就邀梁朝偉一起去山頂拍片。

周星馳在自己的「首部作品」中既當導演又當演員,梁朝偉當時對拍戲一竅不通,周星馳安排他做反角,自己則是好人。故事主要講好人與壞人在山上打架,最後好人獲勝。

在早些年兩人一起接受採訪時談及這段回憶,兩個不善言辭的人滔滔不絕,說得興高采烈,不停地互相為對方補充遺忘的回憶。

互相看向對方都是最真摯的眼神,很難想象他們兩位是那種在訪問中惜字如金的人。只有在最熟悉的朋友面前,才能有著最輕鬆的狀態。

這段周星馳自編自導的長達8分鐘短片,一直被他珍藏,周星馳卻騙梁朝偉他把這帶子燒掉了,而事實周星馳想著有一天他可以把帶子修復了。裡面藏著兩個年輕人的尋夢之旅的開始。


當時周星馳說服梁朝偉跟他一起去考培訓班。梁朝偉當時天天在電器行被老闆罵,想想就當給周星馳做個伴,看看眼界。

讓梁朝偉沒想到的是考無線藝員訓練班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要過三關。要經過初試、複試、面試。初試比較容易,只是讓一些負責人見一見本人,以及選讀一段臺詞就可以了。

由于報名人數眾多,需要分批接見,每天大概500多人接受初試,需要一個多星期才能全部見完。梁朝偉這時已經打退堂鼓了,但是周星馳對他說:「你這麼靚仔,一定會考上的。」

這句話給了梁朝偉很大的信心,再加上自己當時交了10元報名費,想想不要浪費,就接著考了下來。而周星馳卻已經考過兩次,都失敗了。但是他的決心非堅定。

多年之後兩個老友見面,梁朝偉笑說當時周星馳家住在沒有電梯的樓房,這次考試結束後,周星馳一天不知要跑上跑下幾次去看信箱。

周星馳很害羞笑說,是啊,我當時一整天都在上樓下樓。而當梁朝偉收到錄取通知書後,打電話給周星馳,卻能感受到來自電話線另一端的周星馳深深失望,他問周星馳,你是不是臉已經完全青了?周星馳很坦白說是啊,我的臉真的變青了,一邊紅一邊白,青筋都出來了。

多年後樑朝偉說過周星馳之所以考藝員班失敗,是因為他將一段苦情劇演成喜劇,演得非常好笑。其實這不就是周星馳風格的電影,我們很多時候在笑出眼淚後才發現這是一部悲劇。可能那時候周星馳式的表演大家接受不了。

兩人談及那段難忘的過去,邊說邊笑,往往最瞭解自己的就是身邊的好友。

梁朝偉考上了,周星馳落選了。周星馳為此很苦惱。通過好友戚美珍的幫忙,周星馳終于進入才終于進了香港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