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杜琪峰與周星馳的分手之作《濟公》,終成了王晶喉嚨裡,咽不下去的一根刺

杜琪峰與周星馳的分手之作《濟公》,終成了王晶喉嚨裡,咽不下去的一根刺
2021/09/18
2021/09/18

1992年,香港電影迎來一個爆發性高峰。

其全年電影本地票房收入12.40億,海外票房收入18.60億。票房總計破30億,創下上世紀20年來香港電影票房最好成績。

這一年,周星馳成為最大的贏家,他的7部作品有5部殺入全年票房前十,且分別佔據1到5位。

這5部作品中由大都會電影出品,杜琪峰導演的《審死官》豪取4988萬港元票房,拿下當年票房冠軍。

杜琪峰導演成了周星馳新的「貴人」,這對組合也令全港矚目。

大都會電影的創辦人,是邵逸夫的第二任太太方逸華,因為《審死官》的成功,邵氏決定投資讓周星馳和杜琪峰合作拍攝電影《濟公》,望能以本片重振邵氏昔日雄風。

但令人沒想到的是,1993年《濟公》上映後,在香港拿下2156萬港元的票房,位列全年票房榜第14位,成績並不理想,邵氏的計畫打了水漂,杜琪峰與周星馳也因創作理念不合自此分手。

同年臺灣片商王英祥以3000萬台幣買下電影《濟公》在臺灣的發行權,上映後票房依舊慘敗。

周星馳電影的兩連敗,也致使臺灣片商開始意識到需要對香港電影的投資進行限制。

後來王晶在一檔電視臺的採訪節目中發聲,認為周星馳的《濟公》,是港片沒落的一個開端。

我們都知道王晶與周星馳素有嫌隙,他說的話究竟是事實,還是故意針對周星馳的言語,今天皮哥就帶大家揭開《濟公》那段塵封的電影往事——

一、

先說說,周星馳鼎盛時期的驚世大作《濟公》為何會大敗?

如今在豆瓣上,有11萬人為《濟公》打出7.4分的評分,這在周星馳和杜琪峰的電影中都處于一個不錯的分數段,可見這部電影其實是質量過硬。

然而它當年票房不理想,是因為犯了2個定位上的「失誤」。

1、周星馳的濟公形象

一提起濟公,我們首先想到的是遊本昌的濟公形象,在80年代他曾經風靡大江南北。

其實遊本昌的濟公也是參考了歷代書畫作品中的濟公形象,香港人和臺灣人也許沒有看過遊本昌的《濟公》,但對畫像上的濟公形象也早已非常熟悉。

周星馳的濟公,首先年齡上就有些對不上,形象上過于顛覆,披頭散髮不像濟公,更像戴了僧帽的蘇乞兒。

一部作品的成功,主角的形象占了很大的因素,周星馳的濟公在當時來說,太過超前了。

2、故事上並不是一個純喜劇

杜琪峰其實借用濟公的外殼,講了一個關于救贖的故事。

天上的降龍羅漢下凡,試圖引導一個十世乞丐找回自尊心,一個十世娼妓找回廉恥心,一個十世惡人找回慈悲心。

杜琪峰的暗黑風格,和周星馳的無厘頭搞笑,在《審死官》中產生了好的化學反應,但在本片中卻引起逆反效果。

因為前者講的是「案件」,後者講的是「哲學」。

《濟公》最終結局足夠悲壯,也發人深省,但這樣的故事在短時間內很難讓觀眾領會其深刻的內涵。

而當時的觀眾看周星馳的電影,只想找樂子,自然不會接受,因為「看著累」。

綜合兩個原因來看,周星馳《濟公》的失敗是終究是因為「生不逢時」。

二、

《濟公》在臺灣上映之前,香港電影在臺灣擁有怎樣的地位?

80年代—90年代初期香港電影的利潤來源,除了本地外,臺灣地區是最大一塊。

當時臺灣有5條院線,需要足夠多的電影來供應,由于臺灣電影自身生產有限,再加上當時臺灣地區對于好萊塢電影適用的是配額制度,香港電影就成了臺灣片商的採購的必選。

根據相關專業人士的描述,1993年前的香港電影,可以用「吃得肥膩」來形容。

一句話概括,就是一部電影在未開拍之前,臺灣片商支付的臺灣地區發行費用,就已經足夠收回,電影上映之後的所有收入,都是賺的。

供不應求的市場下,就養成了香港製作公司「漫天要價」,和趕著拍片的習慣。

譬如:周星馳成名的1990年,一共推出11部電影;劉德華1984年推出了14部電影,被稱為「劉十四」;還有「張一打」、「鄭九組」,都是如此。

香港人還極懂變通,拍攝電影時往往會根據市場的需要調整電影的內容。

比如《賭俠2:上海灘賭聖》的女主角是鞏俐,但考慮到臺灣對大陸演員的禁令,劇組又找臺灣演員方季韋拍了另一個版本。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