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周星馳的清醒和孤獨,是娛樂圈最稀缺的質量

周星馳的清醒和孤獨,是娛樂圈最稀缺的質量
2021/09/18
2021/09/18

周星馳曾經在訪談中說,小時候最喜歡做的事就是練功,黃豆炒熟了,把雙手插進去練鐵砂掌。

他說自己很聰明,只練了右手,以防練壞了,還有一隻手可以用。

隨後他又惋惜,應該只練左手的,畢竟日常生活用右手比較方便。

周星馳的天馬行空從小就有跡可循,而令人沒想到的是,當他長大了,甚至年老了,他依然保留著那份童真和浪漫。

一、

周星馳的名字取自王勃的《滕王閣序》:「雄州霧列,俊采星馳」。

想必他媽媽是希望他能好好學習,有份好學歷,也好以此傍身。

可是在那個年代,很多誤打誤撞進入娛樂圈的人,大都沒有高學歷,而是被生活所迫。

周星馳的學習成績並不好,于是他不想把時間浪費在學習上,早早進入社會,賺錢補貼家用。

最好笑的是,梁朝偉陪他去面試電視臺的演員廣告,結果他沒考上,反而是梁朝偉被選中了。

但和傳統故事走向不同,落榜的周星馳並沒有就此沉寂,碌碌無名,從小就想當演員的他,報考了無線藝員訓練班。

好友梁朝偉有一雙憂鬱的眼睛,和天生的藝術氣質,他似乎被祖師爺追著賞飯吃,成為演員就是他的使命。

而周星馳除了長得還不錯,在最初進入演藝圈的那幾年,他沒有被任何人賞識。

換做任何一個人,都多少會有些挫敗感吧,但能成大氣候的人總能忍辱負重,他的跑龍套之路長達6年。

二、

說到跑龍套,周星馳說他會把自己放進每一個小角色裡,哪怕是只有幾秒鏡頭的,被打死的路人甲。

在這長達6年的時間裡,不知道是什麼給了周星馳信念,讓他覺得這樣的堅持有意義,而自己終有一天會被看到。

事實是,就算後來他大紅大紫,也極少有人知道,那幾秒鐘戲份的路人甲曾是他飾演的角色,但他依然義無反顧的將自己交給一個又一個路人甲。

1988年,就像所有小說中的男主角終會迎來曙光一樣,周星馳也迎來了他人生的轉捩點。

這一年由他和萬梓良、李美鳳共同主演的電影《捕風漢子》上映,周星馳的表現得到李修賢的賞識,從而得到了電影《霹靂先鋒》的出演機會,並憑藉該角色拿下了第25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和第8屆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的提名。

獎項帶來的是接踵而至的資源,這時周星馳剛剛爆火,還沒確立他的表演風格,直到1990年他主演了喜劇《一本漫畫闖天涯》才讓他的無厘頭喜劇風格初見雛形。

三、

從此周星馳一發不可收拾,《賭聖》、《賭俠》、《翹課威龍》、《整蠱專家》、《審死官》等等,他打破了一個又一個票房紀錄,創下一個又一個票房神話。

1994年前後的中國電影百花齊放,受電影新浪潮運動的影響,香港、臺灣乃至內地電影都在這段時間迎來了爆發期。

不需要考慮太多商業因素,反而讓創作者在較為寬鬆的環境中,靈感層出不窮。

各種文化和題材相互碰撞,擦出意想不到的火花,而市場的擴大也將周星馳的風格引入內地,極富新鮮感的搞笑讓內地觀眾將他奉為神明。

周星馳的喜劇從來不是單純的搞笑,他也有很認真的傳達他的思想,向觀眾表達他想說的話。

他也不是用大量的搞笑段子去堆積成一部電影,他每部電影都有明確的主題,而且很少跑偏,雖然無厘頭,但不是無尺度無下限。

真正的喜劇應該是用看似荒唐的故事和荒誕的臺詞,講述對某件事的思考,從而發人深思,這才是周星馳的電影之所以擁有長足效應的原因。

四、

周星馳的作品中最無法讓人忽視的,大概是《大話西遊》了。

這部電影誕生于1995年,當時在香港上映時,無論是口碑或票房都遭遇了滑鐵盧,對經典神話極富想象力和顛覆性的改編,讓當時的人們一時無法適應。

最重要的是,觀眾沒看明白周星馳想通過電影表達什麼,《西遊記》原著的思想文化在大家腦海中紮根的太深了,很難有反轉效應。

而多年後當我們看懂了,才明白這是一部悲劇意味很濃的電影,也是從這時開始,他的創作開始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和他以往的作品有些許不同。

而說到《大話西遊》,又免不了想到那幾句經典的臺詞。

周星馳在訪談中說,當他第一次想出臺詞「愛你一萬年」時,他覺得很興奮,這種感受無論過去多少年,也難抑激動。

「愛你一萬年」現在聽起來是不是很土?根本就是一句不可能實現的承諾,可是當愛情擺在眼前的時候,又能用什麼詞句去形容那份心神激蕩?

周星馳是渴望愛的,他也會覺得愛很浪漫,是世界上不可褻瀆的情感,可是那句「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感情擺在我面前,但我沒有珍惜」就像一句判詞,一句讖語。

周星馳至今未婚。

五、

周星馳在很多採訪中都被主持人刁難,故意被問到,是不是因為他太難相處,身邊朋友才一個接一個的離開,甚至與他對簿公堂?

周星馳只說自己運氣不夠好,他只是認真做事,可能在別人看來就變成「自私」「難搞」,事實有時候不是大家眼睛看到的樣子。

但天才也許就應該是孤獨的,他就應該站在高處,悲憫地看著這個世界。

說周星馳天馬行空,他有時又過于現實,說他搞笑,他又能讓觀眾掉眼淚。

《大話西遊》的最後,至尊寶為了責任放棄愛情,轉身離去的背影,落寞的像條狗。

沒有人不會因此哭泣,因為他走的那條孤獨的路,像極了周星馳走的路。

人活一世,都要戴些枷鎖,明明知道戴上就摘不下來,明明知道前方的路都是命運指引好的,也只能如此。

做一個選擇,有時不是為了看看結局是什麼,恰恰是知道結局,才做了這個選擇。

毛不易在《消愁》中唱到:「清醒的人最荒唐」,也許周星馳就是那個清醒的人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