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深度講解星爺的《大話西遊》:總有一天你也會走在路上,像一條狗

深度講解星爺的《大話西遊》:總有一天你也會走在路上,像一條狗
2021/09/13
2021/09/13

一、

1995年2月5日。

對于所有香港市民來說只不過是冬日裡的普通一天,但對于周星馳來說,2月份略顯冷冽的清晨,卻足以摧毀他所有的驕傲和自信。曾經力捧他成為「港片希望」香港媒體,此時卻紛紛倒戈 批評周星馳江郎才盡。

這天早上星爺和老友偉仔一起吃早點,劉鎮偉卻忽然發現,眼前這位曾經叱吒香江的喜劇之王,此刻卻眼神閃躲坐立不安。在後來回憶這一天時,劉鎮偉曾這樣說道:

當時我內心非常難受,不是因為周星馳說了什麼,而是我看到這個樣子就明白了,周星馳的眼睛裡已經沒有了光。

同樣是1995年,43歲的劉鎮偉坐在邵氏辦公大樓裡焦慮不安,此時的他正在被方逸華小姐指著鼻子大罵神經病。這位以手腕狠辣著稱的邵氏夫人,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孫悟空怎麼可以有愛情?

同樣劉鎮偉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這樣一部傾盡自己所有想象力的作品,為什麼會遭遇口碑和票房的雙撲街?失敗和不甘讓他感覺到,編劇生涯以來從來沒有過的失意和彷徨。

這部讓周星馳眼睛裡沒有了光,讓劉鎮偉感到委屈和不甘的電影,正是我們今天要說的《大話西遊》下集講解。

二、

1994年7月,時值《重慶森林》在香港熱映,坐在車上的星爺面對窗外的風景變幻,忽然有一句臺詞閃入腦海:

如果記憶也是一個罐頭的話,我希望這個罐頭不會過期,如果一定要加一個日子的話,我希望它是一萬年…

這段臺詞突然給了星爺靈感,于是在自己的新作品《大話西遊》中,他對著拿命尋愛的紫霞仙子淚眼婆娑地喃喃說道:

或許此時沉浸在愛情中的朱茵,無法理解星爺口中的那份後悔莫及,她固執地相信眼前人口中的,擁有一萬年期限的「我愛你」,正是對自己許下的海誓山盟。

但故事的結局,卻正如她在影片中為愛赴死後的臺詞一般: 猜中了開頭,卻猜不中結局。

三、

1994年12月20日,承載了星爺轉型夢想的《月光寶盒》和《仙履奇緣》,趟過了茫茫大漠中的如刀朔風,滿懷誠意的向我們所有人款款襲來。

為了讓這部新公司的開山之作一炮而紅,星爺在香港舉行了盛大的首映禮。而在之後的幾天時間裡,星爺跟劇中演員奔波于各大電影院之間。

一時間鎂光閃爍,星光燦爛,而在電影上映的前2天內,香港六十家影院的總票房收入達到了530萬,略低于同期上映的成龍電影《紅番區》。本以為勝券在握的星爺,卻想不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他體會到了人生的無常莫測。

《月光寶盒》在經歷了最初的票房火爆後,便開始在電影市場趨于平淡。習慣了星爺無厘頭搞笑的影迷,在看完這部電影后紛紛吐槽:劇情淩亂看不懂 臺詞密集不搞笑。

最終投資6000多萬的大話西遊,只拿到了5000多萬的票房收益,成立不久的星彩公司隨即宣佈倒閉。

而那些曾經奉他為「喜劇之王」的媒體,此時也紛紛倒戈聲討星爺江郎才盡。

面對這滿眼的嘈雜鬧市,冷暖自知的星爺感到了從未有過的無助和惶恐,那個曾經看盡人情冷暖卻大喊努力奮鬥的少年,此刻眼睛裡沒有了光….

四、

更讓星爺感到失落的是,這一年他與朱茵的愛情路也走到了盡頭。

在與朱茵相戀的這些年裡,星爺幾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電影上,因此他忽視了太多的東西。于是他把現實生活中的那些遺憾,通過臺詞和鏡頭呈現給所有世間人,然後對外界的爭議和不解獨自保持著沉默。

而朱茵卻聲淚俱下地痛訴「周星馳太花心」,並坦言周星馳不適合談戀愛,甚至在面對採訪時咬牙切齒的說道:

「不要在我面前再提到這個名字!」

曾經的男才女貌郎情妾意,卻變成了如今的形同陌路,這樣的境遇就像李宗盛在歌裡唱的那樣:

舊愛的誓言,

像極了一個巴掌,

每當你記起一句,

就挨一個耳光,

然後好幾年都聞不得女人香…

亦或是像張愛玲在《紅玫瑰與白玫瑰》中寫的那樣:每一個男子全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成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朱砂痣。

羅慧娟和朱茵就像是紅白玫瑰,卻最終都成了星爺心口上一顆永遠抹不掉的朱砂痣。至于星爺所說的,那個錯過整個人生的人,或許是娟妹、或許是朱茵、或許是莫文蔚、或許是于文鳳,亦或是他們所有人。

正如 劉鎮偉在採訪時說過的那樣,周星馳誰都愛,但他最愛的還是自己。

于是在2017年《西遊·伏魔篇》裡,他借唐僧的嘴這樣說過:有過痛苦,方知眾生痛苦;有過執著,放下執著;有過牽掛,了無牽掛。而後又讓舒淇在《一生所愛》中這樣唱道:

從前直到現在,愛還在,願去等你漂泊,白雲外…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